刃声

码点杂七杂八的东西。
填填坑.

主战西幻.刀男.YOI
游戏方面.mlk.栽培.王者荣耀
cp主战:r瑞.维勇

一个拖延症晚期患者。
傻白甜恋爱脑

【维勇】谁能阻止那个俄罗斯人改名!!?

注意事项:乱来的甜饼+修改添加

cp:维勇

“哈?!——”

  金发的俄罗斯妖精,不,目前应该说是公认的笨蛋情侣调剂存在的尤里.普利塞提,又一次在睡觉之前被嗡嗡响的手机短信震动声吵得不可开交。

  【尤里奥!!勇利说我应该改名!!改成维克托.生气福洛夫(三岁)!!最生气的是,他用棒读的语气在最后加上了那个括弧三岁…!】

  【老头子去你○的!我不想知道你们的破事!敢让我顶着黑眼圈去看着莉莉娅训练,就把你们两个打成罗宋汤!!给我自己认罪去!】

  年轻的尤里现在十分生气,他已经能够想到那个,他要打败并踩在脚下的人,现在正一脸可怜的,被另一个他要踩在脚下的人给关在门外。而其中的原因无非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讨厌的笨蛋情侣之间的吵架,不然就是恶心吧啦的成年人限定!!尤里咬合在一起的牙齿发出了咯吱咯吱难听的摩擦声,他他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噼里啪啦戳下几句话,发过去之后果断关机选择沉入梦乡。

  倒是真的可怜了那个惹了自家男朋友生气,还在自己生闷气无处发泄的斯拉夫人。

  维克托带着阴沉沉的气场寂寞地蹲在房间门口,在阅读完尤里的回信之后,又是唰唰唰几条短信回去。在维克托无聊的等了快十分钟都没有得到回复后,他沉默得抱着最坏的想法拨通了尤里的电话,获得了最不想听到的一遍又一遍的冰冷机械声“…用户已关机…”

  ……
  ……

  可怜的不得了的维克托.生气福洛夫(暂时)选择换种方式,将短信转发给了好朋友克里斯.贾科梅蒂,希望得到一些心里的安慰和一些有用的办法。不过这次他很快就等到了克里斯的电话,在克里斯问过话之后就洒豆子一样,絮絮叨叨地讲一大堆。

  克里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听了重要的部分后,悄悄地听起歌再顺手发消息给胜生勇利的挚友披集,让他去交流一下解决这个麻烦的事件。
————————
  和所有人一样,维克托也无法理解胜生勇利的脑袋里装着什么小心思,而维克托为了摸清这些小心思付出了非常明确的行动。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维克托对胜生勇利的关注简直到了一种神经质的地步。具体表现在冰场之上。尽管维克托和勇利是教练与学生的关系,但是维克托还背负着选手的身份,所以雅克夫在很多时候还是螃蟹两个人分开训练。维克托却是走火入魔了一样,不管是跳跃还是其他的热身训练,隔几秒就将注意力放到另一边的勇利身上,状态说不上好也说不上非常差,总之雅克夫十分不满意这种状态把他说了好几次,可是维克托就是屡教不改。另一边的胜生勇利也是非常疑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在跳跃的时候忍不住分心而不断失误摔倒。这种奇妙的连坐害得勇利也跟着维克托一起受训。

  除了在冰场里维克托单方面的疯狂黏着勇利之外,在街上维克托也是寸步不离勇利,在家里就更别说了。勇利对于维克托的占有欲大是大,维克托主动缠着勇利也是不算太过分的…可是胜生勇利开始主动疏远,甚至是躲着维克托。

  维克托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胜生勇利这个人,轻松的躲开自己的拥抱却对着满足其他人的小愿望(忘记饭撒是自己教给勇利的维克托)产生了强烈的怨气,终于在这一天爆发开来。

  “维克托!!我觉得你应该改名维克托.生气福洛夫!”

  “明明是勇利疏远我的,我不应该生气吗!结果勇利对着我还要更生气,难道我一点都不重要吗?在生气上也要胜过我的勇利??!”
————————
  胜生勇利很烦恼,一烦恼就要想太多,一想太多就开始有些生气。作为头号维克托粉丝,勇利不会错过任何有关维克托的杂志和其他周边,但是出于含蓄的东方人,这份收藏癖的爱好也是不会直接表露在自家偶像的面前。

  “这都什么事啦…!!!”勇利十分烦躁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看着好不容易把维克托赶走悄悄买来的杂志,低低叹了一口气。因为维克托总是在视线范围内怒刷存在感,才害得勇利没法只身去买杂志继续收藏各种维克托,一而再再而三的下来,胜生勇利终于忍受不了开始主动疏远维克托。结果才买了这一次就遭到了维克托的强烈反弹——维克托和自己生气,说自己已经厌倦他了。明明就是维克托不懂自己的心思!!胜生勇利咬了咬手指决定继续冷处理门外的维克托接通了挚友披集的通话。

  “听说维克托要改名了!改成维克托.生气福洛夫?勇利你超有才诶?!发生什么了!”

  “????”

  “什么啊勇利,所有花滑选手都要知道了诶…要去挽救一下那个可怜的冰上皇帝吗?”

  “抱歉披集!我等一会儿再来给你回电话…”

  胜生勇利快速的打开了房间门,第一眼就看到了孤零零坐在地上的维克托,胜生勇利沉默了一会儿对维克托伸出了手。

  “…维克托我有话想对你说。”

  “我们结束吧。”勇利不出意外的看着地上的维克托突然剧烈的哆嗦了一下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眼眶泛红的同时眼泪开始疯狂打转,就差一步决堤而出。嘴里还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着什么,维克托只好放弃了语言表达猛的站起来紧紧握住了勇利的手。

  “…我是说,如果你要改名生气福洛夫那我们就玩完了。”也不知道是跟谁染上的恶趣味,停下大喘气说出下一句话的胜生勇利挣脱了维克托的手,走进一步紧紧抱住了维克托。

  “勇、勇利…!!!!”

  胜生勇利受到了维克托高速的语言连打攻击,还是好声好气的用自己对他的喜爱包容了这个,二十八岁了还是小孩子脾气的维克托先生。在维克托的小狗眼求解释的攻势下,紧张的扯着衣角别开了脸,小声地一点点说出了本来是不打算告诉维克托的事情。

  “…只是想要避开维克托收集关于你的东西而已。这,这是作为你的fans的习惯了…!!所以…”

  “总感觉在维克托你面前直接这样,会、非常的羞耻…抱歉,疏远你是我的错。”

  “……勇利~在你的面前明明就有一个维克托,为什么总是去追求纸片人!还为了那些纸片人,对我做出过分的事情!你明明知道只要是你的要求(拍摄)我都会满足的!”维克托一字一句的在勇利耳边吐出这些话,让勇利的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大叫不好。

  “总之,我现在很生气…!!是维克托.超级无敌生气福洛夫!”

  哦…好吧。突然升了两级,不愧是维克托…

  胜生勇利如此想着觉得自己都快要偏头痛了,勇利捂着头叹了一口气,轻柔又无奈的拉着维克托的衣领,让其低头后吻上了维克托的额头,鼻尖,脸颊,最后堪堪停留在维克托的唇边,毫不害怕的和维克托对视,眼神严肃得让维克托的小脾气都收敛了几分。

  “如果你要改名超级无敌生气福洛夫的话,那一点都不好听。还不如叫胜生维克托呢-?”说完还眨眨眼的勇利已经开始自暴自弃的想着之后的改姓争论战,地点有可能是在床上的那种。主动牵引着愣神蓄力准备爆发的维克托进了房间,留给客厅的玛卡钦一个安静的睡觉空间。

  维克托对于勇利突然的主动意外得不行却又兴奋得不行,当然,是那些各种意义上的兴奋。于是主动出击吻上面前恋人的唇瓣,双手滑下搂住长了点肉手感变得十分美妙的腰肢。

  “这可不行,这里可是我家-尼基福洛夫的家。应该是勇利跟我姓才对嘛♡”

  胜生勇利已经不想和维克托争论这种没有意义的小事情了,在他身上作乱四处点火的手让他的思维变得迟钝又混乱。







  最后勇利忘了给他的挚友回电话。





乱来的混乱的短打(?)最近看了好多生气的梗(??)就觉得这两个人怎么不叫“维克托.超级无敌生气福洛夫”和“胜生生气勇利”,总的来说就是这两个人太可爱了。
 
昨天比较匆忙…没有表达完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所以悄悄改一下!!!
嘿!突然刹车。👏👏👏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