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声

码点杂七杂八的东西。
填填坑.

主战西幻.刀男.YOI
游戏方面.mlk.栽培.王者荣耀
cp主战:r瑞.维勇

一个拖延症晚期患者。
傻白甜恋爱脑

(维勇)一堆绝妙的礼物

-乱来的短打,小甜饼一个
-关于大家的神助攻和独特的礼物。
-假装是一年后.victor生日前后的banquet。
-小学生文笔+ooc
-开始吧♪

  伟大的冰上皇帝: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正对前途感到焦虑。原以为从重要的人身上得到意想不到的Life和Love之后,轻松克服了一直以来的瓶颈期,是时候走上人生巅峰,却又不得不向迟钝的现实低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迷状态。

  又是赛后的banquet,维克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学生兼恋人(自我认为),那位名为胜生勇利的男人被他的好友,一个乐衷于自拍且开朗活泼的年轻泰国选手披集.朱拉暖拉着走向另一个角落。

  “Cheers!”维克托习惯性想要跟上去的脚步猛然切断,一杯香槟欢乐在酒杯里摇晃着硬塞进他的手中,随后又有一杯香槟紧随而上,两个玻璃杯相互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想说什么话快说。”维克托确信面前的瑞士男人肯定能够听出他呼喊出他的全名时,拉长的尾音夹杂着强烈的不耐烦。这一切不满的原因,都来自于这个男人用他宽厚的身体挡住了胜生勇利离开的身影。维克托偏着头想要紧跟那个背影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气闷,并且成功将枪口对准了面前的沙包。

  “我…”

  克里斯挑起眉头抿了一口香槟,他很明白这个老朋友的坏脾气,只好赶紧用话语咄咄逼人的先发制人。

  “嘿,伙计-难不成你还没有拿下他吗?”

  果然是正中下怀了吗?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干涩沉默,来来往往的人恰似有意的避开了这两个人的谈话圈。克里斯饶有兴趣的将这个斯拉夫人罕见的状态深深印入脑海,作为以后埋汰他的一个条件。虽然说他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个,一直身处高处的神被拉下天空的蠢样。

  “给许久没有面对面聊天的好朋友多留一点时间吧,作为教练不是应该让勇利的在这种场合多多去结交更多的人吗?”

  维克托越来越糟糕的脸色也令无法这个浪漫的瑞士男人停止用疑惑的语气,精准无误的命中维克托的焦躁源头。

  “你是来试探我的吗?这种事情可用不着你管。”

  克里斯并不着急,他慢条斯理的等待着维克托和他谈谈心。

  ……

  另一边的胜生勇利被披集勾着肩膀带走时,回过头去看到的只有克里斯的黑西装包裹住的完美身材。

  处于banquet的角落,披集看着发呆到叫了几次才反应过来的勇利,开始了他们早就开始准备的送给维克托的「生日礼物」的计划。

  所以说这两个人到底是怎样的状态啊-?明明维克托就差把占有欲写在脸上,恨不得时时刻刻黏着勇利,但是按照克里斯这个情感高手的认知来说。——维克托的脸上明明就只有欲求不满。披集的脑内已经展开了思想风暴,他悄悄的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挪动着更加靠近勇利几分。

  “勇利,勇利,勇利——和维克托相处了这么久,你觉得维克托是个怎样的人啊?能够好好接触崇拜了这么多年的偶像了吗!”

  披集不动声色的用着欢快的语调快速的给勇利丢下一堆问题,还顺手让勇利思考之间恍惚的灌下了几杯香槟。

  “果然是恋人了吧?”

  “不不不,不是!!只是教练和学生的关系吧,只是维克托十分喜欢同自己身体接触而已?我很高兴能够用滑冰回应他的期待…”话到最后,胜生勇利如同按下音量键一样越来越小声。

  “维克托说的喜欢也只是自己的滑冰吧?”勇利悄悄捏住衣角的紧张举动没有逃过披集的火眼金睛。

  “嘿,不是吧。你们的戒指不管什么时候都在我们眼里闪闪发光到不可思议。”不,我认为维克托的每一个喜欢都是认真的,勇利作为东方人的迟钝害羞也太过头了吧!!披集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即便胜生勇利已经低下头看不到他满脸纠结。

  “勇利——控制住自己不要喝醉了啊。”我们需要的可是一个乖乖装醉的勇利,希望我能够做到。披集暗暗握紧拳头,平息了一下情绪后,拿起手机把录音的内容传送给了克里斯。

  “勇利,不如我来给你出一个主意吧!”总之借助酒精的力量,化身Eros的大胆勇利吧!披集再次揽住好友的肩膀,凑近他的耳朵悄悄地说了几句话。

  “不行!我做不到的…”

  “你不想明确的知道维克托的感情吗?不想实现自己的期待吗,努力的去改变啊勇利-!”有关维克托的话题用来刺激勇利总是屡试不爽,披集在扶着无力的勇利无声的离开banquet的路上也没忘记举起手机,在勇利的脸旁边比划出标准的剪刀手留下一张照片。

  克里斯耐心的听完了维克托从失去笑容的嘴边,挤出的一大堆嘟嘟囔囔的废话过后,漫不经心的数空掉的玻璃杯。

  披集发过来的语音也听完了,克里斯颤抖着握紧拳头想要打醒这两个没有谈恋爱,却仿佛老夫老妻的笨蛋二人组。

  “我说,维克托你有好好表明过自己的心意吗?”得到维克托肯定答复的克里斯安稳的给维克托分析胜生勇利这个人。

  “对于勇利来说你是他信仰的化身,嗯-你本身就是他的信仰。知道什么是soulmate吧?”明明含蓄的东方人对待别人的距离感都被你磨到底了。

  胜生勇利已经成功的把维克托从俄罗斯,乃至整个世界的手中夺走了。

  “你在他心中是无可比拟的存在,要让他看清楚你的,最真实的渴望啊。”

  “你需要他,你要让他承认——”

  “承认,看清楚我的喜欢和爱才不是随口说说的。。”

  维克托恍然大悟的握拳贴上另一只手的掌心,接上了克里斯的话。

  “咻——”克里斯用响指和口哨认同了维克托的话。

  “头一次感觉维克托从天才突变成幼龄儿童,话说你生日要到了吧,我们可是准备了一份大礼给你呢。建议你先拿了礼物再去找勇利。”克里斯俏皮的眨着眼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酒店的房间磁卡。

  维克托呆愣的捧着房卡,回味着克里斯走之前歪头抛过来的飞吻。

  “也有胜生勇利送的礼物。”

  “surprise,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
————————————

  “wow…竟然订了情人旅馆,勇利知道后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

  维克托静悄悄的打开了门钻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了门口堆放整齐的礼物,维克托首先拿起了放在旁边十分引人注目的小纸条阅读起来。

  「为了让勇利没法推脱,我只能推荐这个DV机了!——披集.朱拉暖」朱拉暖的想法不错呢…总感觉克里斯会送更不得了的东西。维克托抚着下巴脸上的兴味完全不加掩饰。

  「为了让你的勇利不受伤,特意选了带有催/情作用的润滑。——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维克托成功被“我的勇利”几个字取悦将润滑油塞进了口袋。

  「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会让我拿出情话大全,总之你要就那去吧。——格奥尔基.波波维奇  ps:怕你一激动突然思考短路准备的。」克里斯对我多点自信不好吗?与上一张字迹相同的备注让维克托突然冒出了小小的不愉快。

  「为什么我要给你们送换洗的衣物啊?!!——尤里.普利谢茨基」维克托能够想到他暴躁的后辈怒气冲冲地将衣服摔到地上的样子,毕竟衣服上不会平白无故多些褶皱。

  手机收到消息的提示铃声引起了维克托的注意力,他解开屏幕锁接收了克里斯发过来的语音文件,是披集和勇利的谈话——

  “…我,最喜欢维克托了,他难道看不到我在滑冰中表达出的爱吗?可我看不透他,他总是这样…我想要他亲口、亲口提出关于恋人方面的…”维克托把音量开到最大也没法听清楚勇利在最后说了些什么,不过他想他不需要听清楚,因为他明白后面的意思。

  “维克托,你在干嘛?”维克托还在摆弄着DV机就突然被一双高热的手抱得严严实实,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引得维克托下意识举起了刚刚打开的DV机。

  “勇利,我问你几个问题好不好?”

  “好啊…维克托想问什么-?”

  “勇利对我有多喜欢呢?”

  “什、什么啊…都默许你总是动手动脚的小动作了。喜欢、最喜欢了,戒指也送给你了。为什么总是这样暧昧不清呢…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啊!”

  “…我对勇利也是噢,我喜欢、最喜欢,我爱你,勇利。”

  维克托一手搂着勇利一手举着DV机慢吞吞的挪回柔软的大床上,压在胜生勇利身上感受着他激烈无比的心跳声。

  “不准反悔也不允许忘记啊,你现在的话。”

  DV机和一个小纸团被丢到床下孤零零的收录着情难自制的两人黏黏糊糊的亲吻声。

  「我们给勇利喝过醒酒汤,这是最棒的礼物了对吧!——米拉.芭比切娃」
 
  一个美妙的夜晚。

我.我不会炖肉。…
太可爱了这两个人.收拾收拾去继续想我家公主最可爱的这个梗吧!

评论(2)

热度(57)